政法学院探微读书会成功举行《娱乐至死》读书研讨会

发布时间:2016-11-04 | 浏览次数:

 政法学院探微读书会成功举行《娱乐至死》读书研讨会

探微读书会成功举行《娱乐至死》读书研讨会

  

      2016年11月1日下午两点,探微读书会在名达楼2307会议室如期举办第十期读书研讨会。本期研讨书目为媒介生态学经典著作《娱乐至死》,主持人为2015级法学本科生郑梦琪同学。除读书会组织者刘君老师外,本期活动还邀请了多位嘉宾老师与会指导,分别是政法学院罗金寿老师、音乐学院刘勇老师、文旅学院杨长云老师和曾丽老师。来自政法学院、文旅学院、财金学院、国际教育学院等的50余名同学参与了本次研讨会。
 
      本次读书会根据会员提交的读书报告分为两个主题。分别为“中国的娱乐至死的探讨及解决办法”和“娱乐至死文本的发散性批判与思考”。
 
      第一个主题是中国的娱乐至死的探讨及解决办法,主题发言人为龚远强、黄宇婷、祝明清、胡琳英同学,评议嘉宾为刘勇老师与罗金寿老师。
 
      在主题发言环节,龚远强同学首先提出,对于中国,比起直接担心文本作者提出的娱乐至死,我们更迫切需要解决的是思考是什么在伤害我们的理性。紧接着,他通过分析中国现下公权以娱乐为面具传达政治正确的现象,提出了对“老大哥”的警惕。黄宇婷同学在充分分析文本内容后,就作者提出的解决“娱乐至死”的两种方案谈了她自己的看法,她提出的新思路是利用媒介的辅助运用来促进教育的发展,从而达到缓和社会过娱乐化的效果。祝明清同学通过比较中美两国政治与经济的差异,提出中国不可能达到波兹曼笔下的美国的娱乐至死的状态。她认为,中国的专制思想有其历史渊源,广电总局的存在也正能说明我们所享受的娱乐是政府所引导的,也是政府所期望的。胡琳英同学从多方面的角度对娱乐至死的文本提出了她的批判性思考。她认为作者其实代表的是文化精英主义,一定程度上忽略了社会的专业化和细化。另外,她指出人自身是有能动性和批判性思维的,不能过分夸大媒介对控制我们文化所起的作用。而心理学的相关知识也能证明图片所代表的形象思维与语言文字所代表的逻辑思维并不是矛盾的,而是相互补充的。
 
      在评议环节,刘勇老师以幽默的口吻提出我们正从电视时代过渡到网络时代,因而拥有信息筛选能力对于我们而言至关重要。反观当下人们只敢在娱乐中谈政治启蒙的窘境,他创设性地提出应该让娱乐业野蛮生长,尽管娱乐确实容易让我们变的更加浅薄,但是如果把娱乐比作汪洋大海,理智的人仍可遨游自如。而罗金寿老师在对发言同学进行评议的基础上,深度分析了当今的文化专制现象。他认为“老大哥”掌控了我们资讯,并且对新闻出版和言论自由做出了严格限制。在教育的各个阶段,我们都只被告诉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因此我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培养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做到正视谣言和谎言。
 
      在自由讨论环节,朱淑贞同学提出的对文本论述严谨性和说服力的质疑引起了各位各位老师的讨论。刘勇老师认为我们应当站在当时美国的历史背景下看待作者所述的问题,而杨长云老师则为我们补充了许多本书的美国历史背景。虞文静同学当今的娱乐对未成年人启蒙教育的危害并提出了相应解决措施。紧接着,曾丽老师提出《娱乐至死》中所讲述的那种情况更像是一个极端的案例,而我们其实正处在两端的中间,例如,新生代可以反哺他们的父母,帮助他们辨别鸡汤和谣言。她指出,我们身处价值观日渐多元的时代,不能动辄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肆意批判,同时,分享经济的到来也使得我们有充分进行思想交流的空间和平台,我们应该以更乐观的心态面对这个新时代。
 
      第二个主题是娱乐至死文本的发散性批判与思考,主题发言人为张小燕、陶若鹏、王家凤和熊佳行同学,评议嘉宾为杨长云老师和刘君老师。
 
      在主题发言环节中,张小燕同学提出,我们思想和行为所依据的概念系统本身是以隐喻为基础的,我们正活在这个巨大的隐喻中,每种技术有它内在的偏向,在它物质的外壳下它常常表现出要派何种用场的倾向。同时,她认为追逐娱乐是人的天性,但是保持良知理性同样是人性,理性是人的高贵所在,是每个人应该小心翼翼谨以维护的。陶若鹏同学则新颖的提出人们低俗,浅薄,愚蠢的自由是最容易被道德优越者攻击的。他认为作者忽视了两点:其一在于有信息收集、整理、思考能力的人不会被困扰;其二在于根本不想深度分析信息的人他们所拥有的低俗,愚蠢,浅薄的自由。王家凤同学首先提出这本书具备的警醒和重启思考的积极意义,对于群体和社会,更像一个悲观的预言。她认为我们不该忽视人的主观能动性,我们会有自己的辨别能力,人们不用惧怕传播媒介的发展,只要坚守本心,居安思危,勤思考。或许有一天娱乐也可以变得富有理性的光辉和逻辑的色彩。而熊佳行同学首先把人类信息传播媒介的发展历史粗略的划分为了四个发展时代。从口语传播时代到现在的互联网时代,原有的传播方式并未湮灭,传统的线下传媒和新兴的数字化互联网传媒由融合共生的大趋势,而人类不断解放自己感知器官的天性也要求着新技术在娱乐业的应用,因为这种娱乐性是符合人性的,所以它是无法根除的。
 
      在评议环节中,杨长云老师首先提出大家应该把娱乐和媒介进行区分,我们也可以通过现代媒介进行知识的传播。另外,知识的积累可以帮我们免疫大量肤浅的娱乐信息,偶尔试着接受和分析以往直接被我们剔除掉的信息可能会让我们有所收获。最后,杨老师结合了自己的真实日常经历,语重心长的提出他对大学教育现存问题的担忧,他认为大学本该是精英教育,可是现在大多数大学生变成了不会思考的受众,这可能无法帮助他们在社会上尽快立足。刘君老师首先提出要区别娱乐和娱乐化,追求娱乐不是罪。一九八四是描述的前现代社会状态,本书主题是介绍后现代社会的问题,我国当前却是前现代与后现代叠加的尴尬境地,正是前者的存在才导致了后者的形成。在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对垒中,随着传播技术的发展,精英阶层对文化的垄断地位被打破,大众文化也有其历史必然性和客观发展规律。不能轻易定论“娱乐至死”,也不宜采取“限娱令”等措施。这本书并不是想告诉我们娱乐会促使人类灭亡,它只是在警示我们应该对自己有更高层次的要求,保持自己的信息筛选能力和独立思考能力,警惕人的异化。
 
      在自由讨论环节,张小燕同学就熊佳行同学之前提出的感官刺激是人性需求提出了她的质疑,她认为这些感官刺激可能不能为我们带来裨益。杨长云老师则举了看电影依赖字幕的例子提出我们对多感官需求导致的对重要信息捕捉效果的下降。胡彬同学则认为媒介是具有多功能作用的,不应只把眼光放在它对于娱乐的推动作用而一味地批评它。王优同学则提出类似电视的大众化媒介可以起到一定的文化普及作用,需要认识到其双面性。而叶久菁同学从两个角度讲述了她的看法。首先,她认为技术应用的本身并没有错,娱乐至死的幕后真凶正是我们自己,我们在借助媒介的望远镜作用之后,应在后续工作中对知识进行全面深入的补充。同时,她也十分赞同应该让娱乐进行野蛮生长,在我们学会阅读、学会思考、学会选择后,文化的竞争会在需求的导向下朝着理性的方向发展。
 
      下午五时许,探微读书会第十期读书活动在异彩纷呈的热烈讨论中落下帷幕。
 

      据悉,探微读书会下一期研读书目为约翰密尔的《论自由》,期待大家的积极参与!(文/郑梦琪) 

 

探微读书会成功举行《娱乐至死》读书研讨会

探微读书会成功举行《娱乐至死》读书研讨会

探微读书会成功举行《娱乐至死》读书研讨会

更多